从此,我再不必,有无心之失。

发布时间:2018-11-23 归属:情感日志

唯美图片,文字图片,情侣图片qqjay

“咔嚓!”杯子滑落茶盘,摔在了地上,她立刻蹲下去捡。
“你怎么回事,我在看书,马上要科考了,你能不能不要添乱!”他摔下书本,脸露怒色。
“对不起,对不起,”她马上停下手里的活,低头跪地,“我只是怕你看书累了口渴,给你,送茶,我,我是无心的……”她越说越没底气,越说声越细 “无心无心,每次出了乱子都这么说,我看你是真的没有心!”他不耐烦了, “以后这种事叫下人做就好了,你出去。
” “对,对不起……”她湿了眼角,收了碎片,像个丫鬟似的退了出去。
“又被训了?”他放下茶杯,起身看着她。
“嗯。
”她自是失落至极。
“傻丫头,过来坐。
”他笑着向他招手 她慢慢走到石桌前,他接了她手里的茶盘放在石桌上,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泪。
“浩还小,心思还不在你身上,你就别太在意了。
”他安慰她,“不过,你这一到他跟前就犯错,确实让人费解啊。
” “我,我紧张。
”她委屈地看着他,“我离他越近就越紧张,一紧张就做错事,可我真是无心的,我,我恨死自己了。
” 他刮了下她的鼻子说:“你呀,关心则乱,才会有无心之失啊。
” “萧哥哥!”她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“哈哈,好了,就让他去用功吧,我带你去散散心。
”他背着手,很是沉稳。
“那,好吧。
”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的书屋,不舍地向大门走去。
看着她的背影,他自叹:“你何时能对我有无心之失呢。
” “宇浩。
”他推窗,看着还在夜读的他,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酒壶。
“萧兄!”他很是欣喜,当然,是因为有酒,“还是萧兄懂我。
” 两只酒杯,一壶酒,一轮明月,两人喝的很是尽兴。
“我哪里懂你,玉儿最懂你。
”他笑着说。
“玉儿,”他仰头饮尽杯中酒,“玉儿哪里懂我,净添乱罢了。
” “那是你不懂她。
”他放下酒杯一本正经地说。
“说也奇怪,她每次一见我就好像老鼠见了猫,不是摔了杯子,就是弄掉筷子,很是笨拙,我记得以前她不是这样啊。
”他皱了眉头。
“所以说你不懂她啊,”他自斟一杯,“关心则乱,她是关心你,她喜欢你罢了。
” “喜欢我?”他有点诧异,“我们三个就像兄妹一样玩到大,她喜欢我?萧兄别开玩笑了。
” “我说真的,我看得出来。
”他认真了几分。
“萧兄,看样子你还挺懂她啊。
”他又喝了一杯,“莫 非,你喜欢她?” “实不相瞒,我喜欢她。
”他坦诚相待,“她这么为你费神,我可是很心疼。
” “所以你要替她教训我喽?”他笑言。
“不,我只是想说,你若对她有意,就别那么严厉,你若对她无意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
”他重新斟满两杯酒。
“哦~萧兄,原来是你自己对玉儿有意,还来套我对不对?”他笑得无形。
“也可以这么说,我虽是喜欢玉儿,若你俩有意,我也不能夺人所爱不是。
” “那你尽管去追就是。
”他举杯。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你可别后悔。
”他也举杯。
“绝不后悔!”两杯相碰,约定达成。
终于,宇浩要去赶考了,他们一起为他送行。
她为他做了一双靴子,却是久久抱着不敢送他。
“浩,那个,这个……”犹豫间,却又不小心踩了自己的裙子,险些摔着,好在萧及时扶住了她,而宇浩竟略觉尴尬。
“你的心意我收下了,”他接过了险些散开的包袱,“我走了,玉儿,我一直想跟你说,我们,一直都是朋友,是最好最好的朋友,你真的不用为我这么费心。
有萧兄照顾你,我很放心。
等我凯旋。
保重。
”说罢,放下了车帘。
她愣在了原地。
而他,一直握着她的肩膀,从未松开。
深夜,她独自趴在窗前,回想白天宇浩的话,若有所思。
“想他了?”他竟悄无声息地出现。
“没,没。
”她立马坐了起来。
“那你在想什么,肯定不是我。
”他逗趣。
“我在想……浩,白天……说的,说的话。
”她总是一提他就怯懦。
“需要我的解读吗?”他靠着墙。
“我想,我懂。
”她撑着下巴,“他是,拒绝了我吧。
” “前半句对了,还有后半句呢。
”他看着她。
“什么后半句?”她很好奇。
“他说,有萧兄照顾你,我很放心。
”他故意说的很慢。
“萧哥哥!”她自然懂得。
“玉儿,我知道你喜欢宇浩,可是,他对你并没有儿女私情,你在他面前的唯唯诺诺却让我很心疼。
”他认真起来。
“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活的自在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就像小时候那样。
” “在我这里,你可以永远把我当成你的萧哥哥,我知道,这么说太突然,但我不忍再看你如此小心翼翼。
我等你,如此一辈子也可以。
”说罢,他认真的看着她,而她也一时语塞。
静默良久他才离去。
是啊,与其为一个人小心翼翼一辈子,那个人还无意,倒不如离开,过得自在些。
宇浩中榜,在异地封官,回来庆功时,再见她,她已没从前那般怯懦。
她选了佳酿为他祝贺,他说:“玉儿有心了。
”他则一把抱住她,“这是我俩一起选的呦。
”宇浩即刻明白了,笑着说:“那就恭喜了。
”但一转头,心中却有几分失落。
待宇浩上任一年后,萧托人带了书信,说他们要完婚了。
正此时,丫鬟失手打碎了茶盏:“老爷饶命!老爷饶命!”看着丫鬟,他似是看到了她:“玉儿……” 他心里咯噔一下:萧兄,我,后悔了。
从此,我再不必,有无心之失。

送花
(0)
0%
路过
(0)
0%

图片推荐